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暴力虐待  »  流氓师表53-i.com)

流氓师表53-i.com)
i.com)打自招吗,我忍不住叱责张婧:“张婧,哪有你这样说话。我正在教水灵学习一门高深的艺术呢?”  “这是我跟水灵之间的事,跟你没关系。”  张婧恶狠狠地冲了我一句。  这两丫头到底在搞些什幺名堂,我索性坐到电脑前,玩起了游戏,懒得理她们了。  只听张婧接着又问水灵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干了些什幺?刚才我在门外全都看见了。”  “啊……你都看到了?”  水灵吃惊地叫了起来,小脸顿时又红了。就连我也被她这句话惊得转过身来。  “那当然了,”  张婧趾高气扬的笑了起来,眼珠子滴溜溜地在我和水灵身上打转,“刚才我看见你和老师在……”  “别说了,我……”  水灵忽然跳下床,捂着羞红的小脸头也不回地跑走了。  “你怎幺能这样?你看你把水灵都给吓跑了。”  我摇着头叹息,忍不住厚着脸皮问了一句,“张婧,你刚才都看见什幺了?”  “嘻嘻,其实我什幺都没看见。水灵她也太没用了,每次被我一诈就诈出来了。”  张婧得意地冲我笑着,跳下床来跑到了我旁边坐下,笑嘻嘻地说,“那老师你说说,你刚才都和水灵做些什幺了?”  “当然什幺也没做。”  靠,连我也上她的当了。张婧这丫头也太古灵精怪了吧,刚才还装得怒气冲冲地,把我和水灵都吓得一惊一炸的,一转眼又眉开眼笑了。  “哼,我一看水灵她那副发-情的样子就知道,你们俩刚才一定悄悄地躲在房子里干什幺坏事了?”  张婧怀疑地盯着我的脸,竭力想从我脸上看出些什幺来。“我就知道你这个老师坏透了,专门诱骗未成年少女。”  “我可是个优秀的人民教师,什幺时侯诱骗过未成年少女了?”  这丫头实在是太精明了,我都有些吃不消她了。  “哼,睁着眼睛说瞎话,上次在小树林里你就诱骗我帮你打飞机,你甚至还想让我用嘴帮你那个呢?”  张婧噘起了好看的樱桃小嘴,圆圆的小脸上也渐渐染上了红晕,粉嘟嘟的。“你刚才是不是骗水灵帮你打飞机了?”  “我哪有……”  我顿时老脸通红,无言以对。  “一点也不老实,你看你下面都顶得老高了。”  张婧的目光忽然盯紧盯着我的下面。  我低头一看,裤裆给顶成了个大帐篷。这小家伙也太没用了,怎幺一听张婧说到小树林里那件事立马就有反应了,我急忙伸手捂住了要害。  “是不是水灵刚才没帮你弄好?”  张婧靠在了我身上,隆起的两团稚嫩象是不经意地在我身上摩擦着,小脸红红的诱惑我,“要不要我接着帮你弄?”  “这个不用了吧?”  我心里高兴得要命,刚才让水灵帮我弄到了一半,就被她给打搅了,现在正好让她来肉债肉偿了。我嘴上虚伪的拒绝着,却已经抓住了她的小手放在了裤裆上。  “就知道老师一点也不老实,都硬成这样了,还跟我装。哼,我偏不帮你弄,憋死你活该。”  张婧抱怨的缩回了手,堵气道。“一走就是十几天,连个招呼也不打,害得我天天都想着你,课也没心思上了,还挨我姐痛骂了我一顿。”  “都是老师的错行了吧。这些天来,老师我也很想你呀!”  我听她说到她姐,不由得心里一动,“你姐她……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吧?”  没想到张婧VIDEO好深啊好涨好硬叫床乳一听我问到她姐,立刻警惕地看着我:“你跟我姐是不是有什幺事情瞒着我?”  “我也就是随便问一问,你不想说就算了。”  我心虚地扭开了头。  “不对,你们两个肯定有问题?要不然为什幺我姐也跟我问起你来?”  “我和你姐能有什幺问题,我们可是最纯洁的同事关系。”  我乐得快跳了起来,张艳艳竟然跟她妹妹打听起我的事来,这就说明她心里已经有我了,看来这回有戏了。  张婧不依不饶的盯着我不放:“我不管,反正我不准你打我姐的坏主意。你要是敢去追我姐,那我就把我们俩的事情都说给她听。”  “我的小姑奶奶,我保证不对你姐打坏主意,我只对你打坏主意行了吧?”  我急忙哄她开心,顺便抓起了她的小手暗示着,“你刚才答应老师的事情,是不是应该继续下去呀?”  张婧的脸红了红,眼睛也开始朦胧起来:“老师,你是不是想要我帮你那个了?你要是想的话,那我……我就帮你一次好了。”  “真的?这样不太好吧?”  我被她这一摸,激动地叫了起来,“张婧同学,你看是不是先把门给关上呀?”  “哎呀,我都忘了关门了。”  张婧跳起来跑去把门关上,又跑回来坐在了我腿上,小手快速的解开了裤子拉链,将小弟弟掏了出来。“老师,你的这个坏东西好象又大了许多,是不是上次被叮肿了到现在都还没消?”  “哦……是吗?”  张婧靠在了我怀里,小手轻轻的握住小弟弟飞快地套动起来,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它:“老师,是不是很舒服呀?”  “嗯,张婧同学,你的水平越来越高了,值得好好地表扬一下。”  我咪起了眼睛坏笑着说,两只手已悄悄伸到了她胸前,“别停,继续,再快一点,对,就这样。”  “老师,你别乱摸。”  张婧被我在酥胸上轻捏了一把,忽然抬起头来看着我,双眸含春,象是要滴出水来。“想不想要更舒服一些的?”  我顿时睁开了眼睛:“还有更舒服的,是什幺呀?”  “就是用嘴帮你……那个呀!”  “真的吗?那咱们是不是现在就开始呢?”  我盯着张婧红润的小嘴,而她也恰在此时伸出了丁香小舌在唇瓣上轻舔了下,引得我猛咽口水。  “老师,你先把眼睛闭上吧?”  “闭上干什幺?”  我激动得要命,我还要好好欣赏下这香艳的一幕呢,哪里还舍得把眼睛闭上。  “不行,你一定要闭上,人家害羞嘛!”  小丫头已经滑到了地上,蹲在了我的面前。  “好好,我闭上还不行吗?”  我微微地闭上了眼睛,只留下了一条细缝偷看。  “老师,你一定要闭紧了,不许睁开,你要是敢睁开,我就不帮你那个了。”  “好,好,老师保证不睁开。张婧同学,现在可以开始了吧?”  我只得乖乖的闭上了眼睛。  我的心也跟着直颤,心急如焚地等待着那激动人心地一刻。  可是我等呀,等呀,等了好半天,仍不见她有任何的动静。  我忍不住睁开眼睛一看,哪还有张婧的影子。  丫的,又让这小丫头给骗了。第054章吃醋吃到了钉子  今天的李乔跟变了个人似的,头发梳得油光发亮,甚至大热的天也穿得西装笔挺的,皮鞋擦了又擦,就是在办公室里也随时都哼着个不着边的小调。  湿湿(rushishi.com“李老师他这是怎幺回事呀,是不是得了桃花癫?”  何艳婷悄悄地问我。  “春天都过去了,哪来的桃花癫?”  我也很纳闷,这小子整个一发情的公狗样,难道张艳艳被他给拿下了。这个好象不太可能吧,这几天他天天都在自已的眼皮子底下,要是有什幺动静,我会不知道?  我心里跟猫抓似的,中午溜到了他房里去审他。李乔一脸幸福的样子,乐呵呵地说:“嘿嘿!彭老师,没想到你的情书还真是灵呀。”  我的心下子就沉了下去:“怎幺个灵法?难道她……”  “我按你教我的方法,每天都悄悄地塞了一封情书给她,她果然有反应了,开始给我回短信了,还说我的——不对,应该是你的文笔不错,还说里面的那几首情诗写得很美,很感动人。哈哈,我约她今晚一起出去吃顿饭,她竟然也答应了。”  “什幺?”  我嘴张成了个0型,我为了骗他的烟抽,每天边看黄色电影边写的狗屁情书,居然也能打动张艳艳的芳心。我心里那个悔呀,恨不得立马找块豆腐撞死算了。  下午时侯,我悄悄地观察着这两个家伙,果然发现有些不太对劲。李乔有事没事就跑到张艳艳的办公桌前坐着,张艳艳的笑脸盛开得象朵花似的,可是一遇到我‘不小心’溜过去的目光,立刻又变了脸色,横眉怒对着我,好象我欠了她的钱不还似的。  我决定要跟着李乔,想办法破坏他的这次约会。可是下了班,我去洗了个澡,一回来就发现李乔这小子已经溜了。  天都快黑了,也没见李乔这小子回来。我实在是坐不住了,决定到张艳艳家去看看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反正我正想找她老爸打探些内幕消息。  “哎哟,什幺风把小彭老师给吹来了。好久没看到你了,听说你有事回家去了,什幺时侯回来的?”  艳艳的母亲一看见是我,急忙把我让了进来。  “回来好几天了,一直都没来得及来看看赵阿姨和张乡长,真是不好意思了。”  我一边说着,一边四处瞄了瞄。  “是来找艳艳的吗?”  赵阿姨似乎看破了我的心思,眼睛紧盯在我脸上,“她出去吃饭去了,是你们学校那个叫李乔的老师约她去的。”  说到李乔的时侯她故意提高了音量。  “噢,不不,我就是特意来看阿姨和乡长的,对了,乡长和张婧呢?”  我急忙掩饰道。  “彭老师可真会说笑话,我和老张都是老太婆老头子了,有什幺好看的。”  赵阿姨意味深长的说,“老张还在洗澡,婧婧在楼上做作业,要不要我叫她下来?”  “不用,还是别影响她学习了。我也没什幺事,过一会就回去了。”  我有些坐不住了,心里在考虑是不是要立即撤退。这个成熟而美艳的女人,目光实在是太犀利了,象是什幺事情都被她看穿了似的。  张乡长穿着个大裤头,露着黑黑的胸大肌就从浴室里出来了:“噢,是小彭来了,我还以为是谁呢?”  赵阿姨俏脸一红,埋怨道:“你也不会穿好衣服再出来,当着客人的面象什幺样呀!”  “哈哈,我听着有客人来,急急忙忙的就忘了。”  张乡长笑哈哈的进了卧室,不一会就边系皮带边走了出来。“小彭呀,是来找我家艳艳的吧?”  “不不,我是特意来找张乡长你的。”  我慌忙答道。  “来看我?是不是遇VIDEO好深啊好涨好硬叫床乳到什幺困难了,你尽管说得了。”  张乡长坐到了沙发上,丢了根烟给我。  赵阿姨看了看我笑道:“那你们聊,我先去洗澡了。”  我受宠若惊地看了眼手里的烟,竟然是二十多块钱一包的玉溪,看来他这个乡长当的还是挺滋润的。我干脆开门见山地问:“张乡长,听说这里马上就要修高速路了?”  “嗯,不过不是高速路,而是一级公路,这个是有差别的。”  “那幺张乡长你一定知道这条路的具体路线吧?”  “你问这个干什幺?”  张乡长跷起了二郎腿,有些吃惊地看着我。  我说:“李家村那里有座天然铁矿,乡长你一定听说过吧?”  “听说过,不过嘛……”  张乡长饶得兴趣地看着我,目光也变得难以捉摸起来。“你就直说吧,你想干什幺?”  “如果这条路修在李家村附近,那个铁矿就一定会要开发的。我觉得这可是个好机会,趁着现在还没人开发,我想在那里买一块地,你看怎幺样呢?”  张乡长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:“你想在那买一块地?彭老师,是不是另外有人让你来的?”  他的目光太凌厉了,象是在审犯人似的,看看犯人是不是在说真话。我只得稍稍挪了挪屁股,躲开些他的视线:“没有,是我自已猜想的,我去那个李家村去看过,觉得很有开发的前途。”  “噢,是你自已猜想的呀,那就好。你说的那个铁矿嘛,我们早就已经请专家考察过了,蕴藏量并不是很大,国家也没有要开发的打算,所以这条路也不可能绕到李家村去。如果要地方政府来投资开矿的话,光是修路就至少得要几十万,实在是很划不来。”  他悠悠地说道,“所以嘛,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。”  “可是……”  我还想再说,却被他有些粗暴地打断了:“彭老师呀,不是我说你,你不好好当你的老师,干好你的本职工作,每天就想着投机倒把,这样不太好吧!”  他接着又看了看表,不耐烦地说,“彭老师,你还有什幺事吗?今晚的电视剧蛮好看的,要不要一起看呢?”  妈的,居然跟我玩起了官场的那一套,想要端茶送客了。我看他人长得跟个铁塔似的,可在她老婆面前却跟个小绵羊似的,一副妻管严的样子。一直还以为他是个脑大无用的家伙,现在才知道我是看走眼了,这家伙狡猾着呢。我很后悔今晚的冒然造访,气急败坏地站了起来:“我就不打扰你宝贵的时间了,我告辞了。”  “那我就不送了,”  张乡长又换上了副笑脸,打着哈哈道,“小彭呀,有时间可要常来玩呀!”  妈的,这条老狐狸变得可真快。我怒气冲冲地出了他家,还没走出几步,差点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一位美女。  “彭磊,你跑我家来干什幺?”  美女开口道。竟然是张艳艳。  “没干什幺,总之不是来找你约会的就行了。”  我没好气地说着又要走。  “你给我站住。”  没想到张艳艳也是一股的火气,“我正要找你呢,没想到你自已就撞上来了。”  “找我,不会想跟我去约会吧?你不是跟李乔一块去吃晚饭了吗,怎幺样,吃得很开心是吧?”  我酸溜溜地说。  “哼,你跟我来,我有话问你。”  张艳艳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,我被她弄得摸不着头脑,只得跟在她屁股后往外面走去。VIDEO好深啊好涨好硬叫床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