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幻想  »  催眠狂想曲:荒唐办公室[1]-线观看WW

催眠狂想曲:荒唐办公室[1]-线观看WW
线观看WW离公司不是太远,不用劳烦你了。」小依勉强挤出笑容,非常大方得体的拒绝了他的好意。可惜天公不造美,他俩下到楼来,才发现外面竟然下着倾盘大雨,小依虽然带着雨伞,但在这样横风横雨的情况下,小小一把雨伞根本无用武地,如勉强走出大厦,只怕不出数步即混身湿透。正踌躇间,身旁的刘永适时再度提出建议:「这幺大雨,让我驾车送你一程吧! 我的车就在前面的停车场,跑一段路就到了,总好过你冒着风雨回家吧? 」小依不语,却有点儿心动。 她心想:「回家的车程不过短短的半小时,他总不会侵犯自己吧? 最多不过被他望两眼而已,总好过冒雨截车…」就在她动摇之时,刘永再推她一把:「你在这里等,我把车子开过来。」「不…不用这幺麻烦,就两步路而已,我们一起去取车吧!」小依摇头,一头爽朗的短髮轻扬,令原本娇小可爱的她,更添数分俏意。出奇地,刘永今天却克制得紧,没有露出以往的「猪哥脸」,甚至连眼光也不在小依面上停留半刻,笑着举起雨伞就带头往外跑。 小依紧跟在他身后,急步的穿过风雨中的马路,跑到停车的地方。在暴雨中,二人终于坐上车子,小依也可以鬆一口气。 「真的很大雨呢!」小依感叹道。「天文台说明天还有可能继续下雨啊!」刘永开动车子。就在这时,小依的手机响起。 「是…我已经走了啊!真的是很大雨呢…你不用来接我了,我已经坐上…出租车,也要回到家了。 」电话的另一端是她的男友,她没有说有男同事送她回家,只是不想引起任何误会。「我回家再打给你吧!」小依匆匆收线,不想说得太多,亦不想身边的刘永听得太多。「男朋友打来查你行纵吗?」刘永取笑道。小依简单的应了声是,她无须隐瞒,因部门所有人都知道她有个拍拖多年的要好男友。 她长得相当娇俏可人,虽然身高只有一五零公分,但身段玲珑匀称,娇小可人,一张娃娃脸更是讨人喜爱,因此入职后也有不少追求者,其中不乏高薪厚职之辈,但她和男友情比金坚,对这些狂蜂浪蝶从来不假辞色,慢慢地大家也就知难而退。收起电话后,她才有时间好好的打量刘永的车子,车子颇为宽敞舒适,车厢更是出乎意料的整洁,更飘浮着一股似有若无的兰花香味:车前倒后镜上挂了一串白色的珠炼,炼子的最下方繫着一颗指头大的红石炼坠,炼坠随着车子的前行而左右摇晃,不规则地反射出车厢内外的光芒,极为抢眼。「公司也是的,人手不够也不请人,让你们工作至这幺夜,既见不着男友,更弄至身心俱疲…你工作了一整天,相信也是很累的了…」刘色老板免费永带着浓厚鼻音,犹如重低音喇叭的声音,喋喋不休的诉说着对公司的不满,小依根本就无心细听,她就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前,一心希望尽快回家,好冲个热水澡,然后睡一觉好的。「真的很累呢!」小依情不自禁认同了刘永的话。雨点打在窗外充满韵律的声音,刘永吟沉的细语,交响成一首奇异的乐章,似要把小依带进甜蜜的梦乡。「不能睡…好想睡…不能睡…好想睡…」小依的内心不断抗拒着越来越沉重的眼皮…很快,她就什幺都听不到了,就是是看到眼前的红色炼坠,在不停的摇晃着…摇晃着…她终于抗拒不了睡魔的召唤,合上了原本明媚的大眼睛,堕入了深深的睡眠中。「小依、小依…你醒醒,已经到你家了…」一阵轻轻的叫唤把小依从睡梦中唤醒。 她摇头努力令自己清醒起来,有种不知身在何方的晕眩感觉。 直到看见了刘永那张胖脸,她才记起身处别人的车子之中,同时心中暗叹自己也委实太累,竟然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。「对不起…我竟然睡着了…」一想到睡着时不知露出了怎样的丑态,小依孩子气的圆脸就红了起来,那可爱的模样,让人不禁心动,刘永自是看得痴了。「多谢你送我回来,劳烦你真不好意思。」小依心感讨厌,立即就想离开。「不要紧,我家就在这里再过两个街口,近得很。你想的话,我以后经常可以接你返工放工啊! 」刘永笑着说,但小依当然客气地拒绝了。「我要回家了,谢。」小依正想下车,但却给刘永叫停。「你的伞子这幺小,挡不了风雨,拿我这把较大的雨伞去用吧!」刘永细心的递上了一把长伞,令小依感到一阵温暖及感动。 在一种莫名的本能驱使下,她突然在刘永油腻腻的胖脸上,留下了轻轻的一吻。轻轻的一碰,却带来触电似的震撼,小依想不到自己会有如此大胆异常的举动,稍呆后,立即尴尬的逃离车厢,举着自己的伞子奔向家门,不敢再望刘永的车一眼。 她只希望这胖子不会误会这一吻的意思就好了。终于回到家中,她立即脱下沾湿了的衣服,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,令精神为之一振。 洗过澡后,她没有立即换上睡衣,而是穿上浴袍,在浴室的连身镜前,细细的打量自己。小依不是什幺大美人,但细緻的五官也充满了吸引力,特别是面庞圆圆的,总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。 她对自己的稚气有点不满意,总想装作成熟一点,但男友却非常喜欢,时常说她是个「萝莉」,弄得她啼笑皆非。 镜中反映着一幅被黑色浴袍包裹着的年轻雪白胴体,浴袍的领口开得很低,一双雪白娇嫩的乳球在袍内隐约浮现,煞是诱人,就连小依自己看到,也有种羞线观看WW涩的感觉。 她的身材一点也不夸张,但比例恰到好处,C 罩杯的乳房大小适中,加上年轻,无需胸围的支撑也昂然挺立,看起来充满弹性,诱人非常。 每次做爱的时候,她男友也会痴迷地在一对雪乳上流连忘凡,非把敏感的她弄娇喘求饶不可。「不要…不要再吮了,很痒…」小依彷彿感觉到湿漉漉的口舌轻轻的扫过了自己的双峰,就在她混身发热之时,眼前突然略过刘永那张胖得没有轮廓的脸。「哎呀!我究竟在想什幺?那头胖猪…我…不不不,我不能胡思乱想…」小依看着镜中,面色红通通像个苹果的自己,脑海一直浮现方纔那离奇的一吻。 每次一想及,她就感到心如小鹿乱撞,然后一股奇异的热气自小腹升起,于心头激荡。小依深吸一口气,冷静下来,大力地一拉衣领,把双峰盖着,然后大步的离开了浴室。 为了遏止内心那奇妙的感觉,她决定打电话给男友。她才拿起手机,就发现一封未读的短信,她打开来看,只有短短的一句: 「已经很夜了你还是早点睡吧!」下款是刘永。小依突然感到非常疲倦,彷彿她早已服用了安眠药,而药力就在这时全面发作。 那倦意是来得这样急和快,她根本来不及抗拒,双眼就已经沉重如铅,再撑不开。 她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依本能爬上床,也不更衣吹头,就这样和衣而睡。临睡着前的一剎那,她忽然张开眼,眼神茫然地删去了方纔的那封短讯,最后关上了手机电源,才笑着入眠。「你已经很累、很累了,双眼再也睁不开…」在朦胧中,她彷彿听到一把低沉的呢喃声,还有一团不断晃动的红影。她睡得很沉,直到天亮后闹钟响起,她才从深深的睡眠中甦醒过来。 还好她的电子闹钟早就设定了每天都会响闹,否则她就一定迟到了。 即便这样,她起床的时间也较平日迟了一点,再加上昨晚入睡前没有吹乾头髮,她还得花上更多功夫来整理一番,还有化妆及更衣,到她可以正式出门时,已较平日迟了半小时有多。此时正值繁忙的时间,小依心焦的想坐出租车,但久久亦无法找到一辆,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迟到已几成定局时,一辆似层相识的车子停在她面前。「这时间很难找车子的,我们一起回公司吧!」一颗又大又圆的头颅从车窗中伸了出来,赫然是自称住在不远处的刘永。如在平日,小依自然不会上车,但上班的时间迫在眉睫,她纵是千般不愿,亦唯有妥协。「又要麻烦你了。」为了和刘永保持距离,小依礼数十足的道谢,才坐上车子。 她非常小心,拉好裙脚才坐下,绝不给胖子有窥洩春光的机会。「你也是睡过了头吗?」刘永笑问,似是色老板免费对她异常小心,充满防範的的举动视而不见。小依一坐上车子,眼睛就不自觉的被倒后镜上挂着的红色晶石吊堕吸引着。她奇怪有人会挂这样的一串东西在车子内,不怕影响集中力吗?她一边盯着吊坠看,一边答道:「哎…是…昨晚真的是太累了…还好碰上你,否则只怕会迟到呢! 」一想到迟到时会触发潘小姐发可怕的脾气,工作经验尚浅的小依就不禁的害怕起来。刘永哈哈笑了起来:「我也是睡晚了,想不到一出大厦就看到你在等车。」他偷偷的望向了身旁的小依,发觉她双目无神的望着前方,已有点呆滞的样子,就露出别有深思的笑容。「我早对潘小姐说过,要增加人手,别让大家这样辛苦。我昨晚看你,累得双眼也睁不开了,就知道你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。 你现在亦已经很累、很累,好想睡了,是吧? 累的话就睡一睡,到设后我再唤醒你。 来,放轻鬆点,睡一下…闭上眼睛,好好的休息…」温柔沉厚的声音越说越低,越来越沉,当中却有一股小依无从抗拒的力量…昨晚的一幕重现,在刘永冗长烦扰的话语声中,小依又再感到莫名的疲倦。她在睡意感到极度不安,拚命抵挡睡魔的袭击,但她越是抗拒,精神就越疲惫。渐渐地,她的意识开始模糊,眼前唯一看到的,是一团轻轻摇晃着的红影。她吃力地睁着眼睛,不让它们合上,紧守精神的最后防线。 也不知是幻觉还是什幺的,她好像感到车子停在一旁,然后红影开始向她靠近,她不能自控的盯着左右来回晃动的红影去看,彷彿那影子有着莫名的吸引力。「还在抗拒吗?乖乖的睡吧…来,望着这炼坠…深深的望着它,它会带你进入最甜蜜的梦境…」低沉的男声有着不可抗拒的力量,令小依身不由已的遵从声音的指示去做。 吸吮着她双目的红影开始远离提高,她也随之而抬头,却迎上了一对圆圆的细眼,深深的望入她双瞳之中,眼光直刺入她灵魂的深处。 最后的防线终被攻破,她再次堕入最深沉的睡眠之中。「小依你听着,我命令你…」小依顺从地听着指示,一边点头表示服从,一边露出快乐的微笑。(续)600) {this.resized=true; this.width=600;}" alt="" align=absmiddle /> 请大大们按下心心或多多回覆~~多多支持~~600) {this.resized=true; this.width=600;}" alt="" align=absmiddle />色老板免费